轻栖 发刊词

作者:科萨诺克斯 时间:2020-03-03 分类:官方公告,专栏文章

我们所听到的一切都是一个观点,不是事实。
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一个视角,不是真相。

正如马克·奥勒留所言,现代的人们迷失在被算法推荐的自我世界中,认为他们所喜欢的,所认为的,所见到的,就是整个世界。于是,他们或躲避观点碰撞,陷入寂静的长夜中;或蠢血沸腾,开始在愤怒中回击眼中的“异端”。

他们被困在信息的牢笼里浑然不知。不过,独立思考的丧失,可能要追溯到西汉时期。“秦焚一家之书,汉禁百家之言”,在董仲舒的倡议下,儒家思想最终成为了意识形态。于是华夏知识分子大多只会注注《论语》、解解《孟子》,寻章摘句地研究圣人的微言大义,盼望着出现明君贤相。最终被美丽的口号戏弄了个够后,陷入文墨酱缸之中,越是挣扎,越是陷得更深。

然而,当代学校教育里,独立思考并不被鼓励,对权威的依赖仍存。甚至还有害人不浅的“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庸俗成功学出现——这些成功学没有使任何一个挖煤多又快的煤矿工人当上了煤老板,却让某些家长对它深信不疑。“虎妈”“狼爸”们使出十八般武艺,将“高考就是是学生的命,作业是学生的根,补课班是学生的游乐园”的概念以打骂等专制型教育手段灌输给孩子。在这种摧残下,好不容易考到大学的青年,转头钻入游戏中以逃避现实。本该无忧无虑的孩子,却被逼着“学习”;本该勤奋刻苦的青年,却不学无术。

不过,不学无术不是青年大学生的专利。成人们大多也习惯了用毒鸡汤、段子与搞笑短视频去麻痹自己,借此暂时忘却现实中的烦恼。人非圣贤,这样做情有可原。但同时人们也必须明白,逃避无法解决问题,越是逃避,需要解决的问题就越多,解决起来就越痛苦。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不应该如此。

曾记得《莱茵报》的一位撰稿人评论道:“普鲁士和德意志拥有的一切年轻的、有新鲜自由思想或者革命思想的天才都到这里避难来了。他们使用各式各样的武器,进行斗争,庄重、嘲弄、博学、通俗,今天用散文,明天用诗歌,为着共同的目标而结合一起……”

人之所以为人,贵在独立思考。马克思并不是轻栖游文馆的主编,我们也并不需要“革命”。我们只希望你可以在这里,乘着时间长河上的小舟,看古往今来,观沧海桑田,获得心灵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