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幻焕 时间:2020-07-29

《大可怜时代》是着重记录风栖第四任社长可怜在位时身先士卒的真实史书(认真脸)。其中作者引经据典、多有考据,工作量巨大,时常废寝忘食、乐不思蜀。终于从6月17日正式开坑,直至7月29日风栖七周年庆典前夕得以勉强敷衍成型。

关于本作的创作初衷(正经向),在作者之前的文章曾有透露:


​​可怜自3月25日当选社(区)长以来,历经多次暴乱,均由同事妥善地处理。她虽然从未发声,也看似一事无成,却不曾有过摸鱼的勾当。

作为风栖社长,可怜每日都做着超乎寻常的繁杂的脑内运动。一方面,社长要统筹工作,并给予同事最大的空间来发挥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社长还必须行事低调,着力摆脱个人崇拜给大局带来的不利影响。如何将有为与无为两个对立面有机地结合起来,是各任社长工作时面临的困难之一。

社长并非万能。必须承认,社长的反应或者决策有不合理的时候。然而,敬爱的社长虽然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但在事后总能耐心地听取社员的反馈,对自己的工作效率进行进一步优化提高。平时,社员总会打趣道社长一天到晚只会水群,社长总是亲民地承认,但在心底却将有用的建议牢记,并时刻督促自己。

正如上段所述。可怜社长任职以来,一直在谨慎而又周全地处理着有为与无为的问题。就目前看来,可怜社长任职不过一个多月,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首先,在上任之初,可怜社长便让圆桌议会将民主制度写入《风栖条例》,解决了前几任社长遗留下来的历史性难题;之后,可怜社长一直保持着不露山水的姿态,走入基层,为人民服务,树立了社长亲民之风的典范;同时在社长的统筹下,风栖社区与各个合作方的联系与合作进一步开展,各项项目均取得了飞速的进展;接着可怜社长以无为的方式促使了社员的自发性宣传,有效地扩张了社区及社区的研究范围,吸引了一些各领域的青年精英,为联合社区注入了新活力;并且在火山的倒退潮流下立场分明地支持外委会工作,对思想的偏颇及时地采取了整风;更难得的是,面临着前任社长的夺权,可怜社长坚持捍卫社区民主,迫使前任社长承认错误,保证不再干涉联合社区内政。在可怜社长的掌舵下,风栖社区扬帆起航,在2020年创造了一个好的开始,也为雾幻公司的各项事务展开注入了定心丸,这份功绩确实无比瞩目。

然而,尽管其克己奉公,有着这么多功绩,为社区操心如此以至于肝不了明日方舟,可怜社长依然贯彻着延续相传的清廉之风。可怜社长任职一月以来,两袖清风,中无杂树,却将风栖引入了一片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新天地。其为解决前任社长遗留下来的种种败笔,维护联合社区的民主制度、开明思想而尽力奔波,但是却对普通人所向往追求的不义之财、蝇头小利嗤之以鼻。在《轻栖周刊》整理的富豪排行榜上,可怜社长,作为联合社区的最高领袖,并无一席之地。其默默地迎接劈头盖脸地恶意中伤,却以更加高洁的风貌感动世人。尽管曾因为瑟琴头像遭到社员调侃与质疑,但真正的社区长不介意成为众人的焦点,亦不介意对其的吹毛求疵的批判。在各个社员均忙于自己的事业时,可怜社长却无心建立自己的博客;在社员为之感动而帮助建立之后,可怜社长却郑重地批评教育了他们,表示自己无需此物。在社员尚未取得成绩之时,可怜社长贴心地鼓励着每个人,尽管经济拮据,但是喜欢就要买,对于买后发现不值得的东西用一年就丢便好了,这种开明的用钱观培育了风栖人不畏艰辛的精神,也通过一年就丢的吃一堑做法磨砺了风栖人坚强的意志以及明辨是非的能力。但我们的可怜社长却从未告诉社员真正的用意,每每被调侃身居高位风光无比时,总是委婉地岔开话题,不做辩解。实际上,正是因为两袖清风,家徒四壁,可怜社长才会体验到贫穷人士的艰辛,感受到底层人民的劳苦,才能深入了解到风栖人的优秀品质,才能更好地做出利于人民的决策,才能时刻地鞭笞自己早日将风栖带入成功的未来。

针对近日有关人员对社长的不实批判,我在社长的授意下,撰写此文,以展示真实的社长形象。我们并非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因为社长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其心其行澄如明镜。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授意我以客观的角度进行评价。可怜社长一直以来以有为的态度做事,以无为的形象示人,如果说其是王婆卖瓜,那何必将自己约束至此?可怜社长从未要求过强制地崇拜,也从未提出过仅为利己的过分需求,如此清廉奉公的社长,并非自夸的王婆,而是脚踏实地的实干者、敬业者、奋斗者,是广大追梦者社员中极为普通的一员,即使不多宣扬,也获得了民意的支持,更何况其本身便以行动说话,鄙弃卑鄙者的自夸之法。

风栖始终是自由民主的联合社区,对于批评指责会耐心倾听,但我们不能视谣言肆意传播而无动于衷;同时为了接受人民的监督,我们特意在各个注册社员的PEC中对有关资料进行了真实地公开。希望广大社员能够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不要被一些恶意宣传迷惑,坚定地维护以社长为代表的联合社区的民主制度,贯彻落实社区的各项指示方针,为社区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正是因为可怜社长的卓越领导,风栖在第四任社长在位期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画下不少新饼的同时也偶尔完成了积攒多久的部分填坑工作,例如红叶谷丽莎、雾幻公司等等。因为可怜社长的业绩斐然,其本人也深受风栖众人的爱戴。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年的《存在》划上尾声后,2020年新时代作品《大可怜时代》充当了继往开来的先锋。

在本书结尾,幻焕向出演本作的众人表达崇高的敬意,同时也向风栖已经离去但曾经发光发热的前辈表达衷心的祝愿。我谨在博采风栖文献之同时,适当做些补充,同时与多方进行了单方面的“梦幻联动”,糊成了此部贻笑大方的史书。在本书完结后,还有《风栖之旅》这部大作继续谱写着新时代的乐章,敬请期待。

另外,由于作者水平有限,再加上时间仓促,难免会出现BUG,遇到这种情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罢。在最后,我想为本书的一些部分再打一点补丁,以期望本书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畸形生命。

一、取材问题

本书绝大部分情节设定都尊重历史,从真实事件改编,参考了包括“轻栖游文馆”在内的众多历史文献,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史料参考价值。

二、角色定位

本书历经提纲、修改提纲、初稿、修改初稿等多次重复造轮子的无用功,以至于角色的定位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程度的更改。

尤其是叉鸡的角色,一开始是想塑造成英明的正面角色形象,后来觉得叉鸡和修行者不是一个人,于是参考了历代最终反派,致力于将叉鸡塑造成最屑的最终反派。

再者是军临含糊不清的叛变,我在二版后否决了一版提纲中关于公平对决的理由,原因是与军临二百五的人物形象不符,故为了增加人物的生草程度,采取了最愚蠢的做法。当然,为了突出主角,对他人的适当削弱是情有可原的,同时,考虑到这并不是发刀向作品,尽量避免伤亡的同时对伤亡采取了淡化处理。

三、风格借鉴

本书创作中,大量借鉴了《存在》的篇章安排。例如保留了序章、前言、后记、诞生等充满风格的部分,但因为是七周年的庆典之鉴作,故本书的重心不再是解迷、黑深残,而主打生草和屑的风格,故本书的风格如果让诸君心生不快、似被喂屎,那正是作者不忘初心的体现,敬请谅解。

为了缓解主线剧情的尴尬,以及营造风栖和谐、有爱的氛围,在本篇结束后,我特意加入了番外部分,同时也拉入了一大批龙套,使得这部具有纪念意义的鉴作更加鉴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另外,新增的幕间物语不纳入番外内容,因为幕间物语和主线剧情的关联更加密切,同时也是填坑和凑字数的一个重要手段。

四、几点想法

Q:二点五次元世界的设定?

A:二点五次元是独立于三次元的另一个二百五世界。当然,它也拥有着平行空间。在主世界中拥有的逸事传闻会在二代五次元通过技能、经历来体现。就目前设计来说,并没有将二点五次元范围拓宽的表现,仅仅只是将其冰山一角的风栖部分展现开来。为了找个替罪羊,暂且将二点五次元世界的管理交给了拉文德世界调查局来操办。很多的逸事传闻,在轻栖游文馆有所记录。

Q:最终决战时叉鸡绿色的血液?

A:叉鸡绿色的血液表示其是泥巴人。这点在完全剧透的演员表已经有所暗示,并且在最终决战时也有对复制可怜的暗示。同时,叉鸡对Kira的话,表现出了一种弗兰肯斯坦的剧情。就目前想法而言,倾向于修行者是拥有叉鸡和修行者两种人格的杰基尔博士,在洞察了世界本质后试图以捏造泥巴的方式分离出自己的叉鸡人格,却由于不熟练而产生了一系列失败品,在最终分离成功后却惨遭叉鸡反杀,进而进入了《大可怜时代》的世界线。而在平行世界中,修行者在制造了一系列失败品后,选择先复制可怜,从而进入了另外一条世界线。总之,这种设定,其实是在挖坑,为了之后能够不用费心再构想世界观提供了一个便捷的接口,真是鉴作啊。

Q:火山喵第一条命要六天才能恢复的原因?

A:由其在期末考试前有六天被剥夺手机的逸事“升华”而成。

Q:那个人是谁?

A:在本篇中被反复提及的那个人可以通过《存在》来解读,当然由于作者的变化,人物形象OOC严重。出于实际考量,对于已经离任的风栖元老,采取了一种较为隐秘的致敬方法。不过在8月18日的番外《梦的延续》中已经透露啦。

Q:为什么人物描写很少?

A:因为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只能通过主观臆想来自行解决。而外貌描写并非本作重点,因此也就从简了。

Q:难忘的部分?

A:个人感觉在写番外的时候最畅快,简直要飞起来了一样。另外,由于心境变化,对感情戏情有独钟,但真正下笔后又鸽了许久,导致最后几章很不连贯。虽然尽量严谨,在前期设置了一大笔伏笔,但在后期忘得差不多了,真的是多此一举的屑。

Q:第二十章视角转变问题?

A:用叉鸡视角来吐出可怜的无敌,同时也感到叉鸡更屑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Q:一些头痛的地方?

比如说后遗症,一看到“说”“道”就觉得头痛,这种强烈的违和感使得写作时对对话部分感到极为苦手,帝天的建议也曾考虑,但最终碍于凑字数还是没有采纳。

由于角色太多,而篇幅有限,所以很多角色打酱油是必须的。

小说的表现力,尤其在战斗方面,实在是很难有动画一般的感觉,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头绪来解决。尤其在多人运动中,更是写成了过家家。

大纲没用。借用经常在本作引用的故弄玄虚的网抑云名言:“我大纲就是个摆设,上一个小时写的大纲,这个小时写正文,马上就脱纲。”每次都要在床上和洗澡时找到灵感,之后鸽掉。

由于并没有海上乘船的经历,并且引经据典之时也懒得查了,所以本篇严重失真,真是屑作!同时因为鸽太久了,前后文发生冲突就是常事!以至于第十二篇后就向叉鸡抱怨道自己又脱纲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本来想写死迷糊的都没办成!可恶!

Q:冷落枭是谁?为什么“我”形象被毁?

A:因为我打错字了,并且看起来这个名字更中二,并且唯本人也认可了,所以就不改了。这样也好,出事了后就说“我写‘冷落枭’和‘唯’有什么关系”,甩锅那是妥妥的。至于诸君觉得本作中出现的形象不符合自己,那谁叫你不早点给我提建议,活该!

五、提纲摘录

如无特殊情况,涉及到合作方的具体名称均在番外篇展示。部分本篇中未涉及的人物或要点,因避免多次修改,移到番外补充。

本篇中非常重要但没啥卵用的写作特点:迷糊出场被爆破,Kafe退场被枪毙。

拟写提纲时,至少要把人事公开栏的人写到。

前半段叉鸡只能在对话中出现。别人打外敌(Kira、爬爬勇士),我们窝里斗(冷落枭、Kira、叉鸡)。前半篇围绕Kira、冷落枭展开,而后半篇开始进入真正的主线!

六、再次鸣谢

本书的成书过程很大部分上参考了风栖文献,之前也提到过了,这里再次鸣谢文献作者。同时,为了深入了解史实,尽量避免偏差,在写作过程种还不同程度地参考了叉鸡、可怜、帝天、唯等人的建议,在此表示感谢。

本作作为风栖七周年庆典的实力鉴作,能被如此青睐,真是叉鸡瞎了眼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再次感谢!

最后,再次鸣谢风栖大家庭,感谢各位的出演、斧正、嘲讽和建议,还好我都没听!

七、结语

本书献给雾幻公司及其旗下的风栖社区。最终解释权归幻焕所有。

感谢您的阅读!

(全书完)